当前位置:主页 > 热透新闻 >

热透新闻

驱动基因阴性晚期肺腺癌的治疗如何选择_健康频道_东方

发布日期:2020-05-29 06:3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驱动基因阴性晚期肺腺癌的治疗如何选择

前面我们讲了很多次驱动基因阳性晚期肺腺癌的治疗,今天我们讲讲驱动基因阴性晚期肺腺癌的治疗。

靶向治疗为驱动基因阳性非小细胞肺癌(NSCLC)患者带来福音,但临床实践中大部分患者不具有驱动基因突变。对于这部分患者,我们更应该关注,从诊断到治疗策略制定都应该全面而精准。

临床实践中,每位患者都存在个体化的差异,即使具有相同的病理类型及分子分型的患者,仍然存在差别。治疗的全程,对患者的生存和生活质量非常重要。全程基于以下几个原则:1.检测优先。驱动基因阳性的晚期NSCLC患者检测的意义很大,但对于阴性的患者仍然要检测。因为1)个体化化疗目前仍处在探索阶段;2)目前已经进入治疗时代,对于驱动基因阴性的患者治疗至关重要,患者筛选更为重要,应该对驱动基因阴性的患者进行PD-L1、TMB检测,判断患者一线是否适合免疫单药治疗或其他治疗。2.疗效优先。即将疗效好、安全的、对生存贡献大的药物放在前线使用。例如制定肺腺癌化疗方案时,优先选择含培美曲塞的方案。3.联合增效。目前很多临床研究表明化疗联合免疫或联合抗不仅可以提高疗效,改善生存,还可以扩大适用人群。比如化疗联合免疫可以提高免疫治疗单药疗效弱的患者的疗效。

首先我们看看2020年CSCO原发性肺癌诊疗指南中关于驱动基因阴性晚期肺腺癌的相关推荐。

今年指南更新比较多的项目就是免疫治疗这方面,近年来,虽然免疫联合化疗方案在驱动基因阴性NSCLC患者中也取得了较好的疗效,但鉴于药物可及性以及经济学方面的考量,A(抗肿瘤血管生成药物)+化疗方案仍然是驱动基因阴性晚期NSCLC患者一线治疗非常好的治疗选择。

肿瘤血管生成是肿瘤的十大特征之一,抗肿瘤血管生成也一直是抗肿瘤治疗的重要治疗手段之一。在诸多抗血管生成药物中,贝伐珠单抗是已在临床应用广泛的代表性药物。作为靶向肿瘤微环境的药物,抗血管生成药物具有独特的作用机理,可以与多种药物联合应用。其中,最早开展的联合方案为贝伐珠单抗联合化疗。在靶向治疗问世以前,晚期NSCLC的预后较差,这一联合治疗策略在晚期非鳞NSCLC方面的探索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,其中代表性的研究为E4599研究,这是首个证实贝伐珠单抗+化疗一线治疗非鳞NSCLC,可以让患者的总生存时间(OS)超过1年的Ⅲ期临床研究。与单纯化疗相比,贝伐珠单抗+化疗一线治疗,显著延长非鳞NSCLC患者的PFS和OS;尤其是腺癌患者的OS获益更为显著,达到了14.2个月。E4599研究是欧美人群数据,在中国人群中,我们也开展了类似的研究探索。由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周彩存教授牵头进行的BEYOND研究,在中国晚期非鳞NSCLC患者(无论EGFR突变类型)中观察到较E4599更好的生存获益。贝伐珠单抗+化疗组与单纯化疗相比,PFS和OS均得到显著延长;分层分析显示,EGFR阴性患者的 PFS和OS也得到显著获益(PFS:8.3个月 vs 5.6个月;OS:20.3个月 vs 13.8个月)。基于此,A+化疗一线治疗方案成为中国驱动基因阴性晚期非鳞NSCLC患者的经典治疗方案,并被中国临床肿瘤学会(CSCO)肺癌临床指南作为I类推荐用于驱动基因阴性晚期非鳞NSCLC一线治疗。

Power by DedeCms